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好玩不过嫂子

好玩不过嫂子

添加:2017-09-10来源:人气:加载中

  「寒寒,明天我们学校要休息了。」

  「哦,怎么刚开学没几天,又放假了呢?」

  「明天9月3号,延边州庆啊。怎么?我休息你不愿意啊,那我明天就找别人去玩啦。不少男孩可都在门外等着呐!」「哈哈,小男孩就只会在门外等,我可是逢门便入,见缝插针的啦。」「大色狼,说什么呢?不和你聊了,明天我过去找你。拜拜。」「拜」挂断了电话。

  「女人?」

  旁边的庄严递给我一瓶啤酒。

  「嗯。」

  我笑着回应。

  「上次谢啦,要不是你替我看了几天灯箱工程,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啦。」庄严举起啤酒。

  「擦,你我多少年老友啦,什么谢不谢的,太见外啦。」和他碰了下瓶,我喝了好大一口,庄严却只是饮了一小口。

  我皱起眉头看了庄严一眼「怎么啦?不像你风格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说给弟弟我听听。」庄严叹了口气「女人,还不是女人嘛!.」「哥啊,你这不是开玩笑了吗,咱们这些同学属你结婚最早了,高中一毕业,你就和嫂子结婚啦,嫂子对你多好啊,放弃了工作,一心一意在家里照顾你。你知道我们这些同学每次聚会都会聊起你,那可都是羡慕的不要不要的。你怎么还为女人心烦呐!咦!难道嫂子外面有人了?」「别瞎说,你嫂子才不是那样人呢?」「不会是你吧,我的哥。」「嗯咳咳,这个嘛,我只是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其实这件事吧,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你嫂子人真的没话说,可是我们结婚5.6年啦,你嫂子肚皮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着急啊!」庄严有些不好意思。

  「嫂子多好啊,不就是没孩子吗?早晚都会有的。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好啦,好啦,别说这些烦心的事啦。」庄严喝了好大一口酒,擦了擦嘴「对了,小寒,今天找你是有件事需要你帮个忙。我那个灯箱工程已经结束了,那条商业街也竣工了,大老板打算明天弄个啤酒节,烘托下气氛,拉动拉动人气,本来已经联系到一个女模来假扮道具啤酒吸引路人,没想到这个女模爽约了,你说就剩一天啦,我哪有时间找人啊,不过我一下子想到兄弟你啦,补习学校不是有许多女孩子吗,能不能找个人来顶一下啊。」「这个——能让我看看那个道具啤酒是什么样子吗?」我凑近庄严。

  他打开手机图库,找出一张图片。

  我看了一下,图片里就一个大啤酒模型,一个人露出半张脸「就这个样子,是吗?」「是的。不过一开始设计的时候,那个女模有些胖,所以内部空间挺大,不会有窒息感。」让庄严怎么一解释,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暴露小晶的机会。

  「好的,哥,明天女模的事,交给我吧,一定完成。不过酬劳那边。」「小寒,钱方面好说,1000元人民币。」「那需要多长时间?」「哦,这个,啤酒节明天下午2点开幕,也就两三个小时吧。」「OK.」庄严心里有事,而我却满心憧憬着明天的暴露计划,所以这一顿酒从晚上7点一直喝到快11点。

  一箱啤酒被我俩喝的精光。

  庄严眼睛都直了,舌头也大啦。

  没办法我只能叫了个出租车把他送回家。

  几乎是用拖的办法,才把他搬上了楼。

  「砰砰砰」

  我敲响了大门。

  不一会,一个女人从门里发声「谁啊?」

  「嫂子,我是小寒。不好意思,庄哥喝多啦。麻烦开个门。」「哢嚓。」门被打开了,一个女人穿着蓝色睡衣走了出来。

  看到伏在我身上的庄严。

  面色露出不悦的神情。

  「哎!又喝多啦。」

  我们两个人连拉带拽的把庄严弄进了房间里,庄严已经鼾声大作。

  「嫂子,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刚要穿鞋离开。

  嫂子突然叫住我「小寒,我给你哥包的饺子,他一喝醉,恐怕明早都醒不了。

  要不你吃点再走吧。」

  「不啦,嫂子,大晚上的,不太方便。下次吧。」刚把门打开一条缝,回头打算道别。

  没想到竟看到嫂子眼眶中充满泪水,鼻子也在微微颤抖。

  「嫂子,怎么啦?」

  「没事…小寒,你…早点回…去吧。」

  「咕噜咕噜」

  肚子发出的声音在安静的客厅里显得格外明显。

  我脸一红,有些尴尬的看着略显悲伤的嫂子「还真有些饿了,恐怕真的要吃些饺子啦。」嫂子破涕为笑「呵呵,你先坐会。我给你热下饺子去。」坐在宽敞的沙发上,我习惯性的掏出一盒烟「嫂子,可以抽一根吗?」「抽吧,烟灰缸在茶几下面。」嫂子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刚抽了没几口,嫂子就端上来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

  「小寒,先别抽啦。尝尝我的手艺。」

  把烟掐灭,烟盒和火机放到茶几上,我坐到了饭桌前「唔。味道不错啊,嫂子。嗯,真好吃,韭菜鸡蛋馅的啊。」「嗯,是啊。韭菜壮阳,本来想让你哥吃的…」这一番话一下子让场面变的有些尴尬,我都不知道如何往下接,只能默默低头吃着饺子,没想到她的下一句话让我差点噎死「小寒,你哥是不是外面有人啦?」「啊…」「没有吧。」「你不用替他隐瞒了。我偷偷看过他的手机,知道他外面有人啦。」「嫂子,你想多了,庄哥不是那样子的人。」「哼!我和他生活了那么久,他的变化也许你看不出来,我还能感觉不到吗?

  早出晚归,接打电话要到卫生间去,手机也设了密码保护,我作为枕边人,这些我能不注意吗?」嫂子愈说愈激动,劈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而我只能傻傻的握着筷子,眼睛在嫂子和饺子来回打转「作为一个外人,那轮到我对别人的家事指指点点,再说啦,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唉,都怪自己的肚子,早不响,晚不响,现在这情况,我自杀的心都有啦。」嫂子自言自语的说了快10分钟,才意识到我的窘态。

  布满雀斑的脸上一阵俏红「小寒啊,你怎么不吃啦,嫂子心事憋太久啦,对不起啊。」「没有,嫂子,今天这饺子真好吃,我已经吃饱了,快12点啦,我也该回家了。辛苦了。」刚要起身。

  没想到嫂子一下子按住了我的肩膀「小寒,陪嫂子喝几杯呗。」「嫂子,太晚了,庄哥都喝多了,你还是照顾照顾我哥吧。」「他,喝的像个死屍一样,根本就不需要照顾。怎么的?能陪你哥喝一晚上,就不能陪你嫂子喝几杯?」一向温文尔雅的嫂子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不是,嫂子。我…」「小寒,你平常也像个爷们,怎么现在却变成胆小鬼了呐!」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嫂子,我能陪庄哥喝上顿,就能陪你喝下顿。」嫂子噗哧一笑「哎!这才像个东北爷们。」转身又进了厨房。

  不一会拿了个酒瓶子出来「嫂子,你怎么拿了瓶二锅头出来啊。」「要喝就喝白的,啤酒那东西,度数低,闻起来就像马尿一样,我可不喜欢喝。」嫂子倒了两杯白酒「小寒,我先干为敬。」一口倒入了嘴中。

  「嫂子,那不是啤酒,你悠着点喝啊。」

  「你要是不能喝,就慢点喝,嫂子我可能喝。」「好,我今天就舍命陪嫂子啦。来,干杯」你一杯我一杯,一斤装的二锅头很快就下了肚。

  不一会,我俩的脸蛋开始变红,接着蔓延到整个一张脸。

  嫂子话又多了起来,不停的絮叨和庄严的家事。

  我啤酒和白酒这一掺和,脑袋嗡嗡的作响。

  整个人都乱了起来。

  终於忍不住打断了嫂子的讲话。

  「嫂子。」

  我靠近她。

  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她的照片。

  「小…寒,你干什么?」

  嫂子舌头也大了许多。

  「嫂子,恕我说句实话,你看看照片里的自己,你觉的你会喜欢吗?」嫂子盯着相片,陷入了沈思。

  「嫂子,也许我说的你不愿意听,男人他妈的十个里面得有八个喜欢漂亮的女孩,为什么?还不是外表吸引人。而嫂子你好像基本不化妆是吗?」「嗯,我不…太愿意化妆。再说,天天就是买个菜,收拾收拾房间。

  也没必要啊」

  「对啊,也许刚结婚的时候,这样子可以。毕竟你那时候还年轻。现在呢?

  嫂子你好像比我庄哥还大吧。「

  「我比他大两岁。小寒,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嫂子,女人都是妆出来的,世界上根本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还有嫂子,你的衣服也得换换啦。男人最喜欢看的,你知道是什么吗?」「是什么。」「高跟,黑丝。再稍微露点肉肉,绝对能吸引男人的注意。」说完这些话后,眼前的嫂子神色有些异常,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我也意识到自己多嘴啦。

  僵持了一会后,嫂子突然脸色转缓。

  「小寒,谢谢啊,你先坐一会,我马上回来。」她走进了一个房间,门被关上了。

  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妈的,瞎说什么实话啊,人家两口子的事,我操什么心啊。」想走又怕嫂子突然出来,加上酒劲又涌上头,起身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盹。

  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小寒,你来一下。」

  我睁开眼,还以为在自己的家里,足足过了一分钟,才发现还在庄严的家中。

  「小寒,你干什么呢?进来啊。」

  我踉踉跄跄的来到房门前,刚走进去,醉意朦胧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美女。

  亮晶晶的高跟鞋配上蕾丝边的短裙,腿上的黑色丝袜更是唯美。

  身上是一件无袖花衫。

  两条黑色细带穿插肩头。

  她的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的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

  圆圆的脸蛋,红苹果似的,正甜甜地微笑着,略张的嘴内露出几颗整齐的小白牙。

  「小寒,你看我这个样子,会吸引男人不?」

  她双手撑在床铺上,身体前倾,屁股微微翘起,膝盖略微弯曲。

  扭头望着我。

  「嫂子,是你啊。」

  「呵呵,怎么,认不出来了。」

  她走向我,可能是不太习惯高跟鞋,突然一脚踩空,人向我扑了过来,我伸出双手,不偏不倚的接住了她。

  从我的手心处,感觉到有些软软的,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放到了嫂子的双峰上。

  我几乎第一时间推开了她。

  「嫂子,对不起啊。」

  「啊,没事,怪我自己。」

  「嫂子,我真的要走了,都12点多啦。」

  不等她回话,我快速的逃出庄严的家。

  来到电梯前,我终於冷静了下来。

  「擦,差点把自己兄弟女人给上了。哎!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呐!」手在凸起的裆部那里狠狠的拍了下。

  电梯门终於打开了。

  我人刚走进去,一个手突然伸了进来「小寒,你的烟。」「嫂子」我伸手去接烟。

  这时电梯门忽然开始关闭,我一紧张,直接拽着嫂子进了电梯。

  「啊」

  嫂子身体直接冲我撞了过来,可怜的我一下子被撞到了边上,嫂子贴的我紧紧的,我那凸起的小帐篷更加高涨。

  嫂子扬起头,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红红的脸上阴晴不定。

  我刚要开口道歉。

  没想到嫂子突然吻上了我的嘴。

  一条香香的舌头冲入了我的口中。

  我被吻蒙啦。

  「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吗?不过应该是男人主动啊,怎么变成女人主动了呐!」我傻傻的不知如何回应,任由嫂子的香舌在我口中游走,自己的舌头缩在后方,远离战场。

  嫂子吻了许久,见我不曾回应。

  终於稍微的退开了点距离,望着我的双眼里充满了幽怨「小寒,我不美吗?」「嫂子,你真美。」「那你为什么不…」「嫂子,你是庄哥的女人。我不能动兄弟的女人。」嫂子低头看向我的下身,微微一笑。

  「那它怎么有反应了。」

  伸手便在我的裤裆处来回摩擦

  「嫂子,别在弄啦,我可喝多啦,真做点什么,自己都控制不住啊」「来吧,小寒,看你到底是不是爷们。」嫂子又一次吻上我的唇,手更是插入了我的裤子里,隔着内裤挑逗着我的鸡巴。

  酒精的刺激加上女人的香水味,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双手抱住她的身体,舌头探入嫂子的口中,激烈的卷动着。

  没几分钟,嫂子那高耸的胸脯便开始了大幅度的起伏,鼻子里也发出诱人的呼吸声。

  不过她的小手倒是一直在为我的鸡巴服务着,来来回回的套弄着。

  「嫂子,有监控。」

  「没事,早坏了。」

  嫂子回头按了电梯的暂停键,电梯停止了运行。

  嫂子紧贴着我,脸上的表情,是一种我从没看过的淫荡。

  但是我好喜欢,甚至是爱死了这种神情。

  小帐篷更是一抖一抖的。

  嫂子缓缓的蹲下,解开腰带,顺势把裤子脱了下去,没有了束缚,我的鸡巴露出了狰狞的模样。

  嫂子捧住鸡巴,仔细的端详起来。

  淫荡的看着我露出开心的表情「小寒,你的鸡巴比你庄哥大了些,好像还粗了不少。」我露出得意的笑容。

  鸡巴更是挺的高高的。

  嫂子手指在马眼上擦了一下,一根晶莹剔透的丝线被手指扯了出来。

  「小寒,你下面都出水了啊。」

  「还不是嫂子太美,大鸡巴都有些馋了。」

  「呵呵,你这张嘴真甜,我好喜欢」

  嫂子高兴的舔了下龟头。

  本来被酒精麻木的身体,突然传来了强烈的刺激感。

  我的鸡巴猛地跳跃了一下。

  嫂子猝不及防下,被鸡巴扇到了脸上。

  不过她倒没有在意,反而把鸡巴含入了口中,上上下下的舔吸着。

  我靠着墙壁,闭着双眼,感受着下体带来的快感。

  吃了差不多有十几分钟,嫂子可能是累了,她揉了揉膝盖,反身靠住墙壁,低声喊着我的名字「小寒」我挺着坚硬无比的鸡巴,从后面抱着嫂子,隔着花衫揉捏着她的双峰「小寒,帮我把衣服脱了吧,我好热啊」三两下,花衫便被扔到了一边。

  看着她赤裸的背脊,我忍不住亲了上去。

  嘴刚一接触到裸背,嫂子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我的舌头扫过她每一寸的脊背。

  当舌头来到腰部的时候。

  嫂子的摆动幅度开始加大,身上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我的口水,亮晶晶一片。

  掀起她的短裙,里面竟然是真空一片。

  黑色的森林里星星点点。

  细长的水渠里早已淫汁欢流。

  我站起身。

  从后面吻着嫂子的脖颈,傲立的鸡巴顶在丰满的臀部上,嫂子也察觉到了我的强硬。

  大屁股又往后翘了翘。

  鸡巴顺着臀缝触碰到了那布满淫汁的水渠。

  我的双手也耐不住寂寞,用掌心来回摩擦着嫂子的乳头。

  嫂子的鼻息声愈来愈急,用水渠摩擦着我的鸡巴。

  「小寒,别逗嫂子啦,快进来啊。」

  乳头在我不停的摩擦后,变得大了许多,我手指开始掐弄起来,手掌也握住肥大的乳房,来回的揉捏着。

  舌头离开嫂子的脖颈,舔上了她的耳朵「嗯…嗯」嫂子被我这一突袭,弄的呻吟起来。

  小手更是绕到背后,套弄着我的鸡巴,还拖着它往自己的水渠里进。

  我伸手把嫂子的手拿到了她的身前,盖住了她的乳房,而我的手压住了她的手,一起玩弄着她的乳房。

  嫂子许是没有这样子玩过,意乱情迷的扭头望着我,我蜻蜓点水的在她鼻尖上亲了一口。

  坚硬的鸡巴依旧没有插入水渠,只是在水渠的边上做着活塞运动。

  动作越来越快,嫂子的身体也不停扭动。

  嘴里也「啊…啊…啊」

  的轻哼起来。

  「小寒,你这个…坏小子,太…会玩了。不行啦,快让它…进去吧,我…难受死啦。」「让什么进去啊,嫂子?」「呸!小寒…鸡巴,我要…鸡巴插我的下面。」「不是下面,叫逼更好听。」「啊啊。好,小寒,快用你的鸡巴插我的小逼。快啊…」我也快忍不住啦,用手掰开嫂子的臀缝,有些发黑的阴道口露了出来,我调整了下角度。

  向前一挺,鸡巴就插入了嫂子的小逼。

  「啊」

  嫂子被我的插入,顿时叫了起来。

  身体也有些发紧。

  瞬间,整个鸡巴便被内部肉肉包了起来。

  外面虽淫水流淌,里面倒有些干涸。

  「嫂子,你里面又紧又干啊。」

  嫂子难为情的看了我一眼。

  「哎,我和他好几个月没做过啦。」

  听她这么一说,我不由的兴奋起来,操人妻的感觉确实不错。

  我有节奏的开始抽插起来,嫂子的呻吟声也忽高忽低「嗯…啊…啊嗯小寒,你轻点…哦」当我大力的一插到底的时候,嫂子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尖叫声,吓的我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嫂子,大半夜的,小点声,别让邻居听见。」嫂子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的手刚要离开她的嘴。

  她却用小手按住了我的手。

  不让我离开。

  就这样,我来回抽插着她的小逼,而她的口中只能呜呜的发出叫声。

  也许是这样太刺激啦,没一会,嫂子的小逼里就流出大量的淫液,身体也前后剧烈的摆动着。

  这陌生的环境加上熟悉的友妻让我也有些控制不住啦,我加快了插弄的速度,手离开了她的口,搂抱着嫂子的腰肢,手刚一离开,嫂子嘴里立即发出了连绵不绝的叫声。

  我也顾不得别人是否能够听见,连续不断的冲击着嫂子的小穴。

  电梯里啪啪啪声不绝於耳。

  嫂子的小逼里一紧一紧的,像嘴一样吸吮着我的鸡巴。

  我终於达到了顶峰,在一阵快速的撞击后,鸡巴里发射出来了大量的精液。

  温暖的精液一下子灌满了嫂子的小逼,嫂子身体兀自抖动起来,发出了悠长的叫床声。

  然后突然不动了。

  只剩下鼻子里发出的喘息声。

  过了好一会,我们两个人终於分了开来「嫂子,射你里面,没事吧。」「小寒,没事,我有办法,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是啊,明天我还得帮庄哥办点事呐!」「你是说明天的啤酒节吗,小寒,你也会去吗?」「是啊」「好,明天见。」嫂子穿好衣服,回头轻轻吻了我一下。

  开启了电梯。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依旧在回味刚才电梯里那一段激情。

  「哎!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真不是骗人的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