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直率的老板

直率的老板

添加:2017-09-10来源:人气:加载中

按男人的说法,好象女人仅仅是他们手上的玩物。以前我一样对于这样的说法抱以虽不认同但也无法去辩驳的态度,因为男人历来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不容我们这些女人对其地位挑战。

  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我来说,矜持或许是自己的特质。是改革的大潮把我冲向了自由择业。2年前,我离开了婚姻已经难以维持的他和自己非常疼爱的女儿,选择了一间港资企业。我一直非常敬业的从事着公司所交给的文字翻译,在日常中事无巨细的体现着自己的位置所在。家庭和夫妻生活好象离我越来越远,只是女儿常让我思念。

  在那些日子里,除了工作可以打发我的时光外,但闲暇之余,寂寞是一个挥之不去的烦恼。在这样的状况下,我向公司提出给我一些新的工作,初衷是想以工作来填补我时空中的空虚。陈建民老板欣然接受了我的申请,把我从爬格子中抽调出来去做市场调查。第一次和老板本人去到西安,在完成了他预定的计划后,他要我陪着去了秦岭,高大的山脉,清新的空气,使我心旷神怡。就是因为这次出差,老板对我的工作能力有了新的认识。接下来的很多次出差,都是他或者是他的表弟带着我去不同的地区,每次出去的工作计划都完成得很理想。

  人就是这样,接触时间长了,好象彼此间的距离也渐渐在缩小。我由原来和他们说话也不敢大气到一切很随意,似乎只是同事的那种关系。在不断的接触中,我隐约感到不论是陈建民和他的表弟,好象对我说话的神晴已经超越了公司工作的关系。

  终于有一次出差,陈建民在晚上直接的叫我去他的房间,说是有事。我当然不能推辞,准时去了他住的房。那次出差正值年终,回来也该回家乡休息一段时间的长假。陈建民和我谈了些工作上的事后,拿出了一个信封,温情的交到我手中,说是对于我这段时间工作成绩的奖励。我能看出那沉甸甸信封中币值的不菲,在迟疑中还是接了过来,谢了他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了澡正坐在床上看电视,电话响了,电话的那端是陈建民要求我再去他那里的声音。我没犹豫径直推开了他的门,刚坐下,他便起身去关了房门回到我坐的椅子边,柔情的对我说:“知道吗,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除了你的工作能力外,你的气质和容貌使我不能自持,如果你不拒绝,我想和你保持非职员的关系,我会对你的一切负责任”。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我吃惊,但也不感到很意外,毕竟我已经感觉出了些什么。说实话,陈建民虽然是香港人,但还不是那么的发福,人也比较洒脱,性格还算好,平时的工作能力和那和气的语言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拒绝对于我来说是那样的苍白无力。羞涩中的我只是用自己也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句:“现在吗?”回答我是肯定的。我慢慢起身向门外走去,头没回的说了声:“好吧,但不能在你这里”。他很快尾随着进了我的房间。我关上门后对他说:“我不能在你的房里,因为我不是卖的女人,来我这里是你有求于我”。说完这句话,连我本身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表达什么意思。接下来,他搂着我在他的怀里,温情的说了很多,当然是那些男人不知道重复说了多少遍的讨女人开心的话语。在他的含情脉脉中,我由着他剥掉了本来就所剩无几的衣衫。我知道在他的面前已经没可能还有自己身体的秘密可言,并没有对自己的身子作任何的遮拦,完全袒露在他同样赤裸的身体面前。他是除了我老公外第一个在我面前所完全暴露着的男人,身体虽不是那样的壮实但也显得很降。我被他紧紧的拥在被子里,任他浑身的抚摸和挑逗。从他对我身子的随意,我能感觉出他是个会温柔女人的老手。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埋藏自己久违的渴望。反倒主动把自己的双手伸向脑后,让胸部展开在他的面前。这个调情的高手当然读懂了我的意思,抽出他抱着我腰身的手,移到我的胸口上,把两只乳房挤在一起用嘴来回的吸舔,一只手慢慢向小腹滑去,停留在会阴处轻轻的搓揉,指尖磨擦在阴蒂上,随着他这些对待,我身子开始蠕动。我承认,在他的这些举动中,我体会着一个男人应该的对待,这是我老公所不会有的耐心。我已经禁不住呻吟,细声急促喘着,垂回自己的双手抱着他,碰到他的阴茎时,他那里已经是坚硬无比,我以为他会压上身来,但我错了,这个有经验的男人,并不急于上身,而是将脸埋在我的身前用舌尖和胡须不停的上下甜着、磨着,使我完全不能自持,我只能大声喘着气用手掐他,示意他赶快上来,可他象完全不理会似的,继续着他认为应该的对待。我真的受不了,开始用嘴咬他的脸颊,胡乱抓他的头发,他象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自顾自两只手玩弄着我的身子,在他的对待中,自己已经是软骨一身,除了可以喘气象浑身散了似的。到这时,他才起身把我的下身拉向本来就不大的床边,他站在床下将我的双腿架在他的肩上,紧紧抱着我腰身两边,烁热坚硬的阴茎顶在我的阴部慢慢的摩擦,突然一使劲扎了进来,我顿时感到一阵剧烈的抽搐,忍不住叫了一声,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叫声,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随着自己的叫声好象得到了未经历过的那种释放。他就这样压着我用足了劲向我不停的冲撞,在他的发泄里,我有那种腾云驾雾的感受,虽然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软着身子的我努力在体会着他施向我的爱。隐约中,我能感受到他对我身子时所产生的肉体激情的撞击声以及床剧烈的摇晃声。我的腿由于长时间被他架着而感到有些酸楚,但我并不想他停下来,我真的想他能一直这样弄下去。不知道怎么的,我尽量努力去迎合着他,用手捋去他满脸的汗水,偶尔抬起头去亲吻他的耳朵和眼睛,勉强勾起身子用舌头去舔他厚实的胸肌和那又黑又小的乳头。我想用一个女人所有的温柔来体会这个不顾一切的男人,以自己渴求的心态来包容他。经过一个多小时猛烈又激情的肉体的交合,他发出一声近似被谁砍了一刀的咆哮的吼声,然后重重的趴在我身上激烈的颤抖和抽搐,我立刻能感觉一阵阵的暖流喷向子宫,坚硬的阴茎在我体内抖动着,它每抖动一次我就会有昏眩的感受。他并不自私,在他完成男事后,抽出他已经软了的阴茎后,先做的却是帮我擦去遗留在下体的我俩交合的体液,然后抱起浑身软得象乱泥的我,放在床中,给我盖好了被子,在耳边柔声柔气的说了声:“我的爱,辛苦了你,休息吧”,才重新回到他的房间。他离开后,我并没睡着,整整一夜睁着眼睛,心乱如麻,释放和内疚纠缠在一起。慢慢的自己也平静了,既然和老公就那么回事了,这也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我在这种释然中再也不觉得有什么。

  事后,我和他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们只是在偶然里照样重复着这样的交合,我们互相也需要这样的接触,虽然没有一次是我主动的,也许是我可能更渴望。事情发展到以后,就并不是那样简单了。自己完全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被他们表兄弟俩同时对我施向了爱。而且我们三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能在一起,互相是那样的协调和全身心的配合,作为一个有婚姻的女人,经历了这样的事后,我反觉得对于这种事,并没有谁对谁不是的问题,站在女人的角度,我却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多少找回点不是专属于男人的那些权利。